您好,欢迎来到维库电子市场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日本通信业是如何没落的

类别:业界要闻  出处: 黑钢.384  发布于:2018-10-12 11:50:41 | 234 次阅读

  日本通信设备制造业的衰落
  在2G的产业中,有必要提一下日本的2G产业。
  在中国提出TD-SCDMA标准的时候,当时有很多网上评论家在不停的提醒:要借鉴日本发展2G的“教训”,日本发展了自己 2G标准PDC,使得日本的手机用户无法漫游到其他国家,也使得日本的通信设备商因为满足于国内的PDC设备的研发和制造,无法参与到国际市场竞争,也使得日本的通信厂商和手机厂商集体的衰落。
  其实这种评论是一个误区,并没有抓到造成这种结果的最根本原因,在PDC时代之前的模拟系统,虽然不是标准化的全球标准,但是日本却是第一个真正商用第一代系统的,后来也采用摩托罗拉的TACS系统设备。在2G之后的第三代标准,NTT DoCoMo也是全球第一个商用化UMTS标准的运营商,KDDI采用的CDMA标准也是全球化的标准,只有2G是采用自己制定的标准,怎么可能有怎么大的影响?
  实际上,日本通信企业在通信产业特别是无线产业上的衰退,实际上是日本通信行业NTT太过强大,日本信息产业整体衰退和通信产业跟不上产业发展节奏的综合结果,而并不是因为采用一个具体的标准导致了日本通信企业的整体的衰退,PDC标准的采用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是一个一看就相对合理的替罪羊而已。
  日本通信产业机制的桎梏—NTT
  讲到通信产业的运营机制,就必须说明一下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Nippon Telegraph & Telephone),NTT是日本电信电话株式会社的全资子公司,一般情况也可以认为NTT是一体的。虽然介绍NTT成立时间,有的是1952年,有的是1976年,主要也是因为不同主体,不同性质的起始时间不同,从在实际经营中,可以一直将NTT当作一个整体。
  日本的电报开始于1869年10月23日,这一天东京至大阪第一条有线电报线路竣工开通。在1952年之前,电报和电话服务都是由政府直接经营和管理,时间超过80年。1952年,为了提高电信服务水平及提升管理水平,成立日本电话国营公司负责国内的电信服务,而国际方面的服务则由KDD负责。虽然NTT名义上是自负盈亏的企业,但是实际上还是国营企业,和日本国有铁道公社和烟草专卖公社一起称为“三公社”。
  随着效率持续的降低,政府用于三公社的补贴越来越多,1985年,日本政府用于三公社的补贴就接近于9000亿日元,占当年政府财政支出的15%左右。因此从1981年开始,政府就开始设立一个委员会,就三公社的民营化开始调研和做方案,并在1985年4月最终完成NTT的民营化。
  当然民营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80年代,日本商品和资本对外很有竞争力,实现了巨额的贸易顺差,因此引起欧美各国的强烈不满,要求日本放弃电信的垄断经营,开放电信市场。因此民营化也是市场开放的必要步骤。
  

 

  民营化之后的NTT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首先,在之前传统的电信业务之外,依托于NTT之前的技术研究的力量,不断拓展领域,在实际通信资费大幅度下降的同时实现了收入的增长,比如长途通行费由之前的600日元每分钟降低为240日元,短途的通话费由50日元降低为20日元,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其次在收入增长的同时,员工人数实现了降低,在公社时代NTT有32万雇员,到1990年的时候只有25.8万人,实现了精简,高效,高质量的目标。
  总之,通过民营化, NTT内部激活了企业的活力,再加上之前存在庞大用户基础,在市场上也就越来越顺风顺水。虽然发展势头是良好,但是过高市场占有率也会带来竞争不充分的问题,虽然NTT通过不断设立新业务的公司来规避政府垄断的调查,比如设立移动业务公司NTTDoCoMo专门做手机运营,设立东部和西公司分别经营不同地区的业务,设立NTT DATA做IT系统服务集成,虽然都是独立运营,但是NTT控股是这些公司的控股股东,在经营中,这些子公司也相互有借靠,实现业务的增长和垄断。总之,在20世纪末期,NTT无论是收入,技术实力,用户数量,利润等,都是日本无可争辩的垄断者。
  NTT对日本通信业的控制
  NTT对通信企业的控制基本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对系统设备生产商的控制,一个是对手机厂商的控制。
  因为NTT是实际上的垄断者,因此20世纪80年代美国,欧洲在研究数字系统时,日本也开始了数字系统的研究,当然也还是由NTT主导。在80年代,整个日本都面临着对美国贸易巨额顺差的贸易争端,自然在通信标准的选择上也就面临着引进美国标准的压力。
  日本的PDC实际上是基于美国的TDMA(也就是D-AMPS)标准修改而重新命名的,这个标准的修改得到了爱立信的大力支持,也使得爱立信,摩托罗拉和AT&T成为了第二代系统的第一批供应商。虽然没有相应资料支撑为什么日本要修改标准,但是从模拟系统的修改,传输接口标准的修改以及第二代系统的修改来看,猜测主要是为了对日本以外设备供应商设置一些障碍。
  虽然在2G时代非日本供应商成为了第一批的供应商,但是真正的标准是掌握在NTT手里,PDC的频率也是800M以及后来的1500M~1600M,和全球的标准以及频率都不太一样,这个对爱立信,摩托罗拉以及AT&T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生意,因为都要为日本市场定制。这个在设备卖得非常贵的情况下可能还有利可图,但是随着数字化移动系统的爆发以及设备价格快速的降低,研发成本就和设备的销量有了很强的对应关系,定制化生产以及后续的不断修改和提升就变成这些通信巨头的无利可图的生意。
  在1994年日本完成了PDC的标准,准备向全球,主要是亚太市场推广的时候,GSM已经站稳脚跟,并且在90年代初期,韩国也已经选择CDMA作为第二代系统的标准,因此推广失败也就是情理之中。这也就使得日本成为了PDC标准的唯一使用者,在NTT高标准的要求之下,日本本土供应商也逐渐占据了上风。
  而到了3G系统,在全球应用最广泛的UMTS 3G标准空中接口主要技术就是由NTT贡献。这个在3G标准的介绍中提到过,NTT和欧洲厂商达成了3G标准中采用UMTS的空口协议之后,日本和欧洲才联手一起将UMTS真正的标准化,而NTT DoCoMo也是在全球第一个商用UMTS的,但是和3GPP的UMTS略有差异。
  对手机厂商的控制那就更厉害,从2G PDC开始,日本的手机全部由运营商直接向手机制造商采购,由运营商写号并卖给用户。而在DoCoMo 的i-Mode的极大成功之后,就使得运营商卖手机成为一种必然。
  i-mode实质上是在手机用户和Internet之间,形成的一个由运营商全权控制、运营商向用户以及内容提供商收取入网费用,为内容提供商向用户代收内容使用费并收取手续费的平台。如果想要使用imode,手机必须符合Docomo的规定,而从国外带回来的手机或者非由NTT认证过的手机,只能使用最简单的基本功能,i-Mode是无法使用的。占日本移动市场65%的DoCoMo这样做了之后,其他的KDDI和软银也推出了“EZWeb”以及 “雅虎手机”类似的功能,在商业模式上和DoCoMo类似。
  运营商定制了手机的硬件规格、软件规格和应用商城规格,然后再发给手机制造商和软件开发商依葫芦画瓢。手机生产出来后,打上运营商的品牌,由运营商全部买下,再放到运营商的渠道上销售,因此在苹果进入日本市场之前,日本的手机基本没有公开市场。
  这样的深度定制就各手机厂商的差异化竞争就受到严重限制,完全被捆绑在了运营商这条船上。这种模式的好处也是有的,在前期手机及ISP技术能力不强的时候,统一和标准化的操作对于用户来说体验比较统一,在选择机型时可以费更少的心思。但是,对于各手机厂商,这却是一个潜在的不利因素,由于机能和UI有统一要求,厂商只能从硬件和无关核心体验的特殊机能、外观等方面进行差异化竞争,基本放弃了所有的创新。
  DoCoMo 定制的i-Mode手机
  因此,手机生产商和系统设备供应商基本类似,顶级的技术专家和手机开发人员都不是在系统设备商和手机生产商,而是在财大气粗的NTT。久而久之,系统厂商和手机厂商的创造力日渐枯竭,就沦为运营商的代工部门。这也是原来的诺基亚和三星在日本手机市场铩羽而归的主要原因。
  盛极而衰是产业发展一个普遍规律,正是由于i-Mode过于成功,这种模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是在原有的框架下演进,并没有跟上后面的潮流,一直2011年,i-Mode仍然拥有厚厚的使用说明书,不看说明书的人,很难从N多入口和N多层次的文本菜单里学会使用i-Mode,而实际上,从2007年开始iPhone而在日本之外,由于Apple的出现,拥有最好的UI、最强大的移动端浏览器、最优秀的第三方开发者支持,但是这个在日本市场根本没有反映,直到软银将iPhone引入了日本,突然一下子用上了多点触摸、全界面3D加速、不用使用说明书也能快速上手的iPhone,原有的i-Mode的商业模式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坍塌了。
  日本ICT发展度相对落后
  通信产业是整个ICT信息产业的一部分,日本整体的ICT信息产业发展不够也是日本通信产业衰退的主要原因之一。信息产业具有渗透性、带动性、倍增性、网络性和系统性等特点,信息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产业关联度非常高。一方面它以其独特的产业形态和产出形态区别于其他产业,另一方面它又以信息扩散、信息反馈及信息技术运用为途径,高度渗透到其他产业及产品之中。
  美国对信息产业的重视程度早已超过工业,早在90年代初期美国就发布了“信息高速公路”的计划,并在信息产业上拉开了与其他国家的差距。虽然在20 世纪80年代,日本的芯片,软件及计算机等产业竞争力还不错,但是到了20 世纪90 年代初,随着泡沫破裂以及美国在风险投资等运作机制上面的快速发展,日本在信息产业的各个领域都被美国远远甩开。
  虽然落后于美国,但是实际上信息产业在日本国内各产业发展对比上,还算是发展最好的。日本经济增长长期低迷的情况下,2000~2010 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平均仅为- 0.49%,信息通信产业却在逆境中表现相对不错。1998 年,日本信息产业实际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了钢铁、电气机械、运输机械、建筑产业、批发零售业和运输业等各产业的产值。
  但是,产业的发展不仅仅是国内比,产业的竞争力主要还是看全球各个国家之间的比较。因此,和美国相比,日本的信息产业无论是在投资密度、增长率、研发投入、收益率及创新性等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与不足。
  信息产业属于高新技术的产业,高新技术本身就投资风险高、收益性高和长期性等特点,这也决定了信息产业的企业很难从普通融资渠道中获得资金,而必须新的商业模式获得资金,这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是一种建立新公司和推动新发明的全新商业模式,而日本的风险投资运作得相对较好的除了软银之外,其他有影响力的风投就相对比较少。日本风投主要是规模偏小,投资的公司也相对少。日本风险投资总额占GDP 比重为0.02%,而美国为0.09%,美国的经济体量又是远远大于日本的,因此在风险资本的量上就更远远超过日本,并且日本投资ICT 相关产业占风险投资的投资额比重与投资件数比重也呈逐年下降趋势,与上升趋势的美国差距也越来越大。
  成功投资雅虎,UT和阿里巴巴软银
  除了风险资本的因素外,日本信息产业中的企业缺乏活力也是信息产业发展不好的另外一个原因。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面临资金、设备和人员的“三过剩”,日本企业新陈代谢水平比较低,这也造成了ICT 企业呈现结构化的板结,主要就是几家大企业处于垄断状态,各种产业政策也被大企业主导,限制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同时,日本信息产业企业交叉持股,公司治理结构趋于内向化,致使企业高管压力大大降低,无需担心股东问责,推卸责任在日本电子企业中扩散,这种方式虽增强了企业发展的稳定性,但也使得企业决策者跟不上市场变化。再加上在奋斗和腾飞期间形成的年功制的终身雇佣制,人员的薪金和业绩关系不大,而是和年龄有强相关性,形成日本企业内部森严的等级制度,将企业内部绩效管理扭曲到极致。


  年功制
  已有的信息产业企业研发投资不断减少也是信息产业发展不足的原因之一。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企业研发投资水平急剧下降,由2008 年的13.6 万亿日元急剧下降到2009 年的12 万亿日元,有的公司降幅甚至更大。以NTT为例,2001 年NTT的研发投资额为3909 亿日元,2010 年降至2682亿日元,下降了31%。
  最后,日本高等教育中的理工科毕业生相对较少,没有足够的信息产业需要的足够人才。信息产业需要依靠高技术人才才能腾飞,而日本接受高等教育的ICT 人才极其不足,特别是能够创造新技术的理科人才与其他国家相比处于较低水平。理工科学生人数下降的原因可能与日本在义务教育中引入ICT 教育进程缓慢、企业的年功序列等制度有关。
  整体信息产业的发展不足从IT信息产业巨头相对较少,在国际上的市场竞争力下降相关,无论是在内存,CPU等IT信息制造业,还是软件,游戏等软件产业以及社交网络,还是最新的云等,都已经在全球全面落后,没有任何一个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当然在信息产业的精密制造上面,日本企业还有一定的竞争力,比如摄像头,少量的屏幕,精密仪器等,但是毕竟销售规模相对受限。
  有线向无线转向中落后
  虽然日本在有线通信时代还是有一些有实力的通信企业,比如NEC和富士通,但是这两家企业在全球市场也并不占有优势,只是在中国及亚太有一定的优势。但是随着80年代移动市场的兴起,在第一代模拟系统上,日本的通信设备商就基本没有介入,第一代模拟系统主要就是爱立信和摩托在全球市场占有率相对高一些。
  在2G时代,虽然日本选择了PDC,但是同样的,摩托罗拉所在美国及北电所在的加拿大也是用的CDMA和D-AMPS,美加最开始并没有GSM的网络建设,或者只有很少的GSM网络,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摩托罗拉和北电推出GSM标准的系统设备和GSM的手机,并且摩托罗拉和北电的GSM份额还不低,只是因为其他原因导致公司的竞争力不够。也就是说,主要还是日本通信企业本身的全球视角和格局不够,导致日本的企业只看到了日本市场,并且日本的PDC的标准向全球推广的时间过晚导致PDC的标准并未形成气候。
  在无线通信之外,日本原来在光传输上面也还是有一些竞争力的,但是同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企业的传输产品也在竞争中逐渐衰退。而在3G时代,日本的企业占据着先发的优势,日本是第一个商用UMTS的,NEC公司提供了75%的3G网络系统设备和90%的3G终端设备,NEC也是当时业界最早一批的UMTS手机供应商,但实际上无论是系统设备,还是手机,日本企业并没有大的发展,都还是局限于日本国内的市场。
  NEC 早期3G手机U616
  一般而言,国内市场虽然可以支撑本土企业初期的发展,但是这个只能说是在企业发展的早期起到作用,在企业上了规模之后,国内市场并不是企业是否发展重大因素。比如三星,在韩国国内都是CDMA制式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三星的推出GSM的手机,也没有影响三星在做出GSM,UMTS和LTE的系统产品,虽然市场的份额并不是很高。比如虽然华为的CDMA产品早期在国内并没有占据市场,但是为了生存,华为推出了CDMA450和CDMA WLL的解决方案,解决了初期CDMA产品线的生存问题。而属于瑞典的爱立信和属于芬兰的诺基亚,则更是小国寡民的代表,而这两个公司的市场反而是最广泛的。
  因此日本通信企业在2G时代开始整体的衰落是一个综合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哪怕到了和全球标准一致的3G和4G时代,也没有看到日本通信企业在日本以外的市场拓展,这个可能是日本通信企业战略选择的结果,就算日本选择的是欧洲的GSM标准,也并不能保证日本通信企业能够GSM产业的其他竞争者。
  因此日本通信企业的整体的没落是日本通信行业NTT太过强大,日本信息产业整体衰退和通信产业跟不上产业发展节奏的综合结果,2G PDC标准选择的错误只是一个人人都能够接受的产业失败借口而已。

关键词:日本通信业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稿件以电子文档的形式交稿,欢迎大家砸稿过来哦!

联系邮箱:3342987809@qq.com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出处:维库电子市场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维库电子市场网,转载请必须注明维库电子市场网,http://www.dzs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出处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出处,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资讯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