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维库电子市场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5G元年手机攻防战 谁会赢得未来?

类别:行业趋势  出处:中国经营报  发布于:2020-01-04 09:34:49 | 1422 次阅读

  5G元年,手机厂商间的竞争已然“白热化”。

  2019年12月26日,随着OPPO国内首款商用5G手机Reno3的发布,国内四大手机厂商均完成了5G元年的终端布局。而此时,整个国内市场共计有几十款5G终端设备面世,远超业界想象。

  Reno3发布会结束后,OPPO副总裁、全球销售总裁吴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等媒体采访时,用“一枝独秀不是春,万花齐放春满园”来形容充分竞争下的5G手机市场。然而从现有的市场格局来看,4G时代“草根”遍地的手机行业盛景已难再现,头部大厂间的5G竞争将会成为一场闭门游戏。

  诞生即为血海

  2019年6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一个月之后,中兴便率先在国内发布了首款5G手机Axon 10,拉开了国内手机厂商5G之战的帷幕。

  在这一时间节点前后,包括华为在内的部分国内厂商开始推出少量5G产品来试探“水温”,但此时面世的5G产品售价高昂,5G性能亦相对平庸,基本为运营商内部测试所使用。“产品尚未成熟”,2019年初时,行业内对5G的判断至少在彼时依旧生效。

  但市场的风向在2019年8月突然开始转变。在市面上5G产品动辄近万元的大环境下,vivo子品牌iQOO于当月率先推出了旗下首款5G手机,售价仅为3798元,几个月后,这款产品售价更是降至3000元以下。上市首月,vivo在国内5G手机市场份额的占比更是超过一半。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运营商并没有推出正式商用的5G套餐,这也说明拥有亲民售价的5G产品能够让原本处于观望中的消费者有了更强的尝试意愿。

  进入2019年四季度之后,充分竞争的国内市场也并没有为新兴的5G手机留出过高的溢价空间,而3000元档亦是2019年末各厂商推出5G新品的基准价位段。

  吴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到,2020年OPPO在中国市场新出的售价3000元以上的产品都将覆盖5G,预计暑期也会有2000元价位的5G产品,到年底5G产品大概率会迈入1000元价位档次;随着技术与产业链的不断成熟,5G与4G产品间的价差会慢慢缩小。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预测,2020年中国市场5G手机产品预计将突破100款,并于第三至第四季度覆盖至2000元以下中端及中低端价位,5G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2020年预计将超过1.5亿台。同时,2020年全球5G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超过2.7亿台,5G手机渗透率将从2019年约1%增长到2020年超过15%。

  2019年12月26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在2020中国信通院ICT深度观察大会上表示,预计2019年底5G套餐的签约用户数量会超过300万,基站数量达到13万,终端数量全球超过200款,基站出货量达到100万,“这是超出大家发展预期的速度”。基站铺设提速、用户乐于尝鲜,在渡过了5G元年的试探期之后,2020年国内大厂间的竞争将比4G时代更为激烈。

  竞争立体化

  与4G时代手机厂商间的竞争局限于产品、渠道、营销等层面相比,5G时代的竞争将日趋体系化。

  2019年11月,在4G时代不敌高通的联发科发布了旗下的首款5G芯片“天玑1000”。在联发科内部,这款产品被冠以“旗舰级”“全球最先进的5G移动平台”等称号,整个4G时代不敌高通的联发科意图在5G时期重振口碑。

  同样是在2019年11月,国内厂商vivo亦联合三星发布了一款双模5G SOC——Exynos 980。与联发科类似,三星芯片在4G时代也未能撼动国内市场高通一家独大的格局(苹果、华为因芯片不外卖,故未计算在内),然而5G的到来却再次将三家厂商拉到了同一起跑线。

  台湾媒体《工商时报》日前报道,因为三星7nm制程良率原因导致高通5G芯片供货受到影响,5G芯片全面转向卖方市场,市场传言联发科5G芯片涨价20%,价格达到了70美元,但仍有客户愿意买单。

  而联发科无线通信事业部协理李彦辑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这段日子“一直在被客户催要快点”。

  没有在5G芯片上拉开差距的高通也直接面临着三星与联发科的抢单。其中,vivo在首款双模5G手机上完全采用了三星旗下的Exynos 980芯片,而OPPO也在最新发布的Reno3系列上分别使用了联发科与高通的5G芯片。

  众多第三方机构针对上述三款5G芯片进行了评测,从结果来看,三款芯片的具体使用表现难分伯仲。

  千人一面的产品较难出错,但消费者也不会感知到品牌自身的魅力。新鲜血液进入芯片市场,意味着手机厂商在最终的产品呈现上有了更多的可能,4G时代产品同质化的弊病也将得到极大的改善。

  在vivo与三星合作官宣之前,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曾向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提到,vivo将以提出需求的方式与芯片厂商进行合作,手机厂商参与到芯片的定制阶段,二者的软硬结合也会有更好的使用体验。

  2019年12月底,供应链传出消息,称面板厂商维信诺(002387.SZ)已经拿到正式的华为供应商代码,将在2020年3月向荣耀和Nova系列供应手机OLED面板,相应的产能均被华为所独占。

  有供应链人士向记者提到,此前华为曾与多家上游光学、影像公司进行独占式合作,这种合作对于凸显自身产品特色大有裨益,“5G时代,上游优质供应链企业将更为稀缺,必然会成为各厂商竞相争夺的对象。”

  5G仍需“想象”

  事实上,5G不仅给手机带来了改变,与之相关的工业互联、远程医疗等领域,在5G正式商用的2019年,都在想象着5G所能够带来的变化,可这些“高大上”的应用场景与日常消费者仍有距离。

  “一片干净整洁的厂房里,一列列机器人有序地进行着焊接、上料、拼接、铆合、测试等生产流程,工程师则通过5G高速网络进行生产监控和智能管理。”“在5G与混合现实远程技术的支持下,医生通过虚拟现实投影板上的手术视野进行切口设计,远程为患者进行手术治疗。”在广州某线下手机店,顾客高先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谈到了他的困惑:“年初(指2019年)看各种各样的宣传,5G似乎‘无所不能’;可如今办理了套餐,挑选了5G产品,除了测速发朋友圈,日常使用觉得与4G毫无差别。”

  高先生的困惑并非个例,捧着5G手机找信号、测速度是首批5G用户最直观的使用写照;即便是在各种高大上的5G手机发布会现场,测速也依然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消费者能在5G场景下做什么,5G手机又能为消费者带来什么,5G应用缺失的困局要怎么解决?

  一系列问题摆在5G厂商的面前。从目前来看,手机厂商选择最多的便是生态扩展,而具体的应用场景也仍需要全行业的搭建与“想象”。

  在2019年12月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久未出现在公众视野的OPPO创始人兼CEO陈明永宣布:未来3年OPPO将聚焦5G、6G、人工智能等领域,同时构建多入口生态,不要万物互联而要万物互融。

  vivo也在2019年6月确立了“一主三辅”的发展战略,通过将5G场景入口拓展到AR眼镜、智能手表、智能耳机等更多设备,承载消费者连接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需求,扩展人与数字世界、物理世界的交互能力。

  针对具体5G应用场景的构建,吴强向记者坦陈,由于4G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满足了绝大多数用户的日常需求,因此5G在现阶段而言对用户的使用场景缺少应用支撑。5G到来以后整个应用生态环境需要很多合作伙伴一起共建,并不是一家或几家企业就可以解决,目前厂商看到的较为重要的应用也只有高清视频、云游戏等领域,这也是当下能够让消费者体验的一些应用场景。

  此外,吴强也提到,随着运营商5G网络建设的完善,5G手机的销售速度会逐步提速,但这种提速并非是消费者出于对5G的迫切需求而导致的。“消费者换新时只能买到5G手机,与消费者因具体5G需求而购买5G手机,这二者之间有微妙的差异,2020年的提速并非是消费者的主动换机潮所导致的。”


关键词:5G元年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稿件以电子文档的形式交稿,欢迎大家砸稿过来哦!

联系邮箱:3342987809@qq.com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出处:维库电子市场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维库电子市场网,转载请必须注明维库电子市场网,http://www.dzs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出处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出处,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热点排行

广告